图片 1

这个日子应该记录在中国物流发展史上

By admin in 企业风云 on 2019年6月27日

2017年7月6日,这个日子应该记录在中国物流发展史上。

当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分析研究当前经济运行情况,听取对下一步经济工作的意见建议。

6位专家和企业家受邀参加,包括:有国际知名金融学家沈联涛、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陈宪,大型国有企业中国第一重型机械集团公司董事长刘明忠以及顺丰速运公司董事长王卫。这是快递企业家首度现身这一高大上的场合。

图片 1

王卫在发言中表示:

“快递发展到现在,大的环境可以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是“潜龙在渊”,也就是刚开始进入市场时被认为是”黑速递”;

第二个是”见龙在田”,在2007年重组后的国家邮政局推动下得到认可,获得身份,形成规模;

第三个是“飞龙在天”,也就是在总理关心、政府支持下,快递要有一个更大的发展和突破”。

从被打击的“黑快递”到“行业黑马”,再到参加国务院的座谈会,这一天,对于快递行业是一个新的突破。

春天的故事

提起顺丰王卫,总少不了一些标签:“快递之王”、“霸道总裁”……如今,当神秘低调不在,再回看他走过的路,其实也是一个业内耳熟能详的“春天的故事”。

1971年,王卫生于上海,父亲是一名俄语翻译,母亲在一所高校当老师。7岁那年,全家迁入香港。据王卫回忆,“当时面临的境况是一穷二白,一切都要重新开始。父母去到香港学历不被承认,就只能去做工人,收入微薄”。高中毕业后王卫没有继续升学,而是开始做一名小工。

时光走入90年代,小平南巡,黄金年代开始。这一时期,近香港就有8万多家制造工厂转载内地,其中5万多家进驻珠三角。1992年前后,“前店后厂”模式在深港之间形成,企业在两地之间的贸易增多。但政策环境有限,物流成为了香港与内地的瓶颈。

王卫工作在顺德,家在香港,经常受人所托来回捎带东西,当拉杆箱也装不下的时候,王卫意识到商机来了。

他向父亲借了10万元,联合其他五个人在顺德成立一家公司,并在香港太子砵兰街租赁了几十平米的地方作为公司用,主要业务是替企业运送信件给珠三角地区。当时他们的主要运载工具是背包和拉杆箱,这些人被称为“水货佬”。这一年是1993年,王卫22岁。

虽然名为老板,除了不拿工资,每天更忙,干活更累,更不要命外,他和别的员工没有什么不同。

王卫的改革

如今提起顺丰,人们第一个想到的或许是其中高端的定位以及背后的直营模式,但是在最初阶段,顺丰也曾走过低价竞争的阶段。

当时,为了在竞争中吸引更多的客户,王卫主动调低了价格,别人70块钱一件货,他就收40块钱,别人给80块钱不接单,给他50块钱他也捎过去。在同等的服务下,人们会选择价格更低廉的,何况服务更优?

到了1997年,顺丰已经局部垄断了深港货运。由于需求旺盛,顺丰的触角很快得以延伸。每在一个地区的业务量形成一定规模,顺丰就建立一个服务点,之后征集加盟商,注册成立新公司。通过加盟模式,顺丰在短短几年内,建立织了一张密不透风的业务网络。而这样的增长方式,也被人称之为“老鼠会”。

后来的故事就不用多言了,当发展到一定时期,加盟模式的弊端日益显露。甚至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加盟商开始夹带私货、延揽业务。1999年,青年王卫迸发了他的魄力,性格中强硬的一面开始凸现:顺丰不动声色地展开了全国的削藩收权行动。

改革总是伴随着利益的重新调节分配,动的是很多人的饭碗。传言这一时期,王卫曾受到“生命威胁”。虽然消息暂时无法考证,但从其他加盟企业收权之难,也能想象当时挑战之大。

但是,大刀阔斧的改革,斩掉了顺丰发展的阻碍,实现了企业的大调整,顺丰进入快速发展的扩张期。到了2006年,顺丰的服务网络已经覆盖了全国20多个省区及直辖市,101个地级市。在2003年,非典肆虐,航空运价大跌,顺丰抓住机会和扬子江快运签约,成为国内第一家也是当时唯一一家使用全货机的民营快递企业。

一颗佛心

虽然在商业决策上杀伐果断,但是内里王卫却有一颗向佛之心。

王卫曾经对内部员工讲“佛教让人内心平静,并且读懂了里面的因果关系能够让人醍醐灌顶。人这一辈子的成就、际遇,是跟上辈子积下来的福报有关联的,不管你权力多大、财富多少,很多东西你都掌控不了,比如说你是男是女,什么地方出生,长相什么样,家庭是否富裕等等,你更加控制不了的是今天运气好坏,明天成功与否……”

“佛教中有很多“法”故事,这些故事的宗旨都是帮助世人“正知、正念、正行”。虽然都是一些形而上的道理,但是能够给人一个正念,一个积极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还能够通过接受者的一言一行传播开来,比直接授人以鱼、予人钱财,功德更大。”

这样的信仰与理念,影响的是顺丰的企业文化,所以我们会看到王卫会反思企业文化,会思考如何“留人”,会想如何让员工更有尊严,会看到其经常强调“收派员才是顺丰最可爱的人”,会看到顺丰用计件的工资制实现劳有所得。

当然也会看到当员工被打时,“霸道总裁”的震撼一怒,“我王卫向着所有的朋友声明!如果我这事不追究到底!我不再配做顺丰总裁”;会看到,他带着被打快递员一起去上市敲钟;会发现当他看到顺丰小哥冒雪吃盒饭,他还是会嚎啕大哭;会看到上市时他给员工发红包;成立新夏晖时,他会请全体员工吃麦当劳……

王卫说,“我是一个做事的人,不是说话的人,我不会说话。我喜欢感受到大家的心,因此这个时候我想用心跟大家讲话”。

他确实做到了。

一念

这段时间,所有人愈发感觉到顺丰和王卫的变化。短短几周时间,王卫不断亮相:

8月10日,顺丰与夏晖宣布成立合资冷运公司新夏晖;

8月23日,顺丰再次牵手招商局集团展开资源合作;

8月28日,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与深圳顺丰泰森控股有限公司共同组建的中铁顺丰国际快运有限公司正式揭牌;

9月2日,全球大数据创新创业大赛决赛,两个大数据团队获得由顺丰联合8家企业共同成立的超级大数据公司“数程科技”签约录用,王卫上台脱稿演讲,首次公开阐述了“超级大数据”公司成立初衷和未来发展愿景;

9月27日,民航领域鼓励民间投资项目推介会召开,顺丰机场被列为民间投资的“头号”项目,王卫出席签约仪式……

这太不“王卫”了!要知道当年,他被称为“最难采访的企业家”;即便是在企业内部刊物上,也很少留下身影,即使有也多是背影或模糊的侧面照;甚至深圳市领导去北京参加邮政部门的会议,才得知自己的城市竟然有一家快递行业龙头企业……

这次转变或许是他公开亮相“马化腾组的局”为标志的。2017年6月20日,王卫出席腾讯承办的粤港澳大湾区论坛,在论坛上他不仅调侃了“自己的低调牌坊砸在了马化腾手里”,还以腾讯和顺丰十年前后差别举例,认为企业家的一念之差往往决定企业未来发展。

王卫说,十年前自己就留意马化腾和腾讯。当时,觉得腾讯就是个QQ,其他没有什么。但十年下来,他经常思考,顺丰和腾讯的差别为什么这么大。

“我以往觉得把自己的产品做好就好,但是腾讯想的是打造生态,这就好比一到周末我就自己去骑车,而马化腾则是跟20个人一起爬山,十年下来就是两千亿和两万亿的差别。”

从开放走向更加开放,王卫在变,顺丰也在变。

或许正是这样的理念转变,我们看到近一个时期顺丰不断的布局与突破,从一个个合资公司的组建,一个个细分领域的布局,在布局商业上的一次又一次尝试。

兴业证券出过一份研报,报告认为,腾讯和阿里都是超级平台,不同的是腾讯用的是社交引流,阿里则是电商引流,而后均已科技赋能、场景拓展,扩张业务版图。而顺丰则有望通过品牌共享、网络延伸、流量外溢、科技赋能,迈向超级物流平台。

如今,我们看到了这样的希望。

改革再出发

王卫在去年参加国务院座谈会时讲:快递企业遇到问题不能只靠政府,最根本因素还在企业自身。比如不能依赖单一的发展动力,要实现从数量到质量的变化,立足快递但不能为快递所困,迈向大物流的更高层面。

“每个企业扮演着不一样的角色,遇到的问题也不一样,只能靠自己变革、自我修炼。”

回首往昔,是什么成就了王卫和顺丰呢?是“改革”和“开放”。

从加盟制到收权;从低价抢市到定位中高端市场;从不融资上市,到引入元禾控股、招商局集团、中信资本、古玉资本等入股,再到登陆A股;从一次次架构调整到业务突破;顺丰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进行着自己的“自己变革”与“自我修炼”。

前几天王卫在顺丰内部沟通平台上公开表态:“我今天也想通了,对一些钻控制的人仁慈,那就是对想干事、想创造价值、为公司拼搏的忠实员工不负责任!对想成长的员工不负责任!为我们的股东不负责任!这种潜规则会让我们的顺丰走向死亡!

同时我们今天的用人理念出了大问题,很多都讲论资排辈,一定要在某个岗位上待多长时间,一定要让旧人先上,这一切都是让我们人才供给处于被动的原因!要回归到以机制、以创建价值、以贡献分配处益分配晋降!这才是顺丰的因果论”。

现在,王卫要开始一场新的改革了:向小白兔开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澳门百利宫官网 版权所有